秋葵视频在线下载安卓app

“切,要我说可不是如此,不要说们没有看出来,天仲兄根本就不曾力出手,而且在云逸那家伙渡劫之前他可是一直都被天仲兄给死死压制住的,若不是他临战突破相信天仲兄绝对能够将之镇压,区区一从仙界飞升之人能与天仲兄这般绝代天骄打到如此地步已经足够他自傲了!”

“没错,云逸根本不行,今天是玉虚殿与血灵山那边的天骄们不曾现身,要不然的话怎能让他如此猖狂,最后还要麻烦天仲兄出手。”

“对对对……”

不说还好,只要有人一开头,顿时在场大部分人都开始迫不及待的表示自己对云逸的鄙夷,诸如此类的人基本上部都是以自己身为神界中人而自豪。

向来看不上如云逸这般飞升之人,自然不甘心被云逸给踩在脚下,但打也打不过,自然就只能这样过过嘴瘾了,但也没忘了在贬低云逸的同时拍一下姜天仲的马屁。

姜天仲脸上却是一直都保持着微笑,不自骄却也不自谦,更懒得与这些人争论,而这也是他于外界的形象,亲和中带有疏离,属于那种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毕竟身份摆在那里,普通势力出身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与之结交,而能与他说上话的基本上也都是诸如道宗楚灵与灵宫裴轻彦这般真正年轻强者。

即便是天火盟出身的程烈看向姜天仲的目光中都充斥着浓郁无比的忌惮,这些忌惮自然不是因为之前看到他与云逸之间的交战。

实在是在很久之前他便与姜天仲交过手,而在那个时候他完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甚至连姜天仲的悟天八式的第二式浩天也都没能挡下,而那云逸却以真神巅峰的修为硬撼那威能恐怖的天之手。

再想到此时云逸已经突破到真神境圆满,更是变态的一招星爆把劫云都给轰没了,不说其他,在那个时候他便清楚的认知到自己与云逸之前完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若想与之抗衡,最起码都要找比如血灵山与四煞门传人方才可以。

因此对于众人的讨论程烈直接就是三缄其口,无论他人如何诱导也都不做任何评价。

时间不知不觉已然到了深夜,宴会散去,宾主尽欢。

清纯的下一个空间

奚凤几人作为东道主将众人安排妥当之后便直接来到了云逸门前,但是在听闻房中传出的呼声之后却只得苦笑着转身离去。

在几人离去之后那房间里的云逸霍然睁开双眼,起身随意的看了眼房门的位置后就再度躺了下去。

他的确是有些累了,再加上从姜天仲那边得知了萧若水安然无恙的消息之后,心中豁然开朗之下也就索性放纵了一次。

与姜天仲的交手是云逸在见到他之后便有的想法,而结果却也不出所料,真神境巅峰的他的确不是姜天仲的对手,即便现在突破至真神境圆满若真与对方厮杀他也都没有多大把握。

这也让他对神界顶尖势力的天骄有了个模糊的概念,这些天骄的确不是自己在仙界遇到的那些所谓天才能够相提并论的,不过他却也有着自己的底气。

云逸看了看自己手掌上凝聚出来的鸿蒙神元,直接咧开大嘴开心的笑了,他想不到在神魔佛三道融合之后出现的这鸿蒙神元竟然如此强悍。

首先就是之前在以惊天式破去姜天仲的天之手之后直接将他体内所有神元给抽得点滴不剩,但云逸没有想到这鸿蒙神元也就在他静立片刻时间内便已经恢复了将近三成,其恢复比他之前快了何止几十倍。

再加上借星辰剑指与星辰斩融合领悟而出的星爆也是颇为不俗,此招威力惊人,虽说这次的劫云并没有之前在道宗中连破两境达到真神巅峰之时那次的劫云强大,但也不容小觑了,对此他相当的满意。

最后就是以悟道进一步完善九极剑典之后云逸尴尬的发现现在的自己好像并不能完发挥出那三招剑式的真正威力,仅仅一个惊天式还不等完施展就已经差些把自己给抽成人干了,那后续的破天绝天两式他现在简直连想都不敢想,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给活活抽死。

云逸以手扶额,忍不住发出一声悲嚎,“特么的,我自己究竟是弄出了个什么玩意儿啊!”

不过他心里还是非常开心的,毕竟这说明他的底牌又多了一个,因为就目前为止其他人对于他的绝天式那些剑招还停留在对攻宰钧那个程度上,但云逸心中能够确定的是不要说最后一招绝天式了,现在就算是让他以惊天式攻击宰钧也都能够达到那个效果。

当然,这还要宰钧和之前那次一样小看自己才能做到,毕竟对方可是不灭境强者啊!

想着想着,酒劲儿就又上头了,云逸也不用修为压制,翻个身就此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待他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已然日上三竿。

云逸摇头苦笑着坐起身,这神界的酒还真不一般,到现在他都还有着点宿醉未醒的感觉。

简单洗漱过后打开房门,在看到眼前一幕之后云逸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哎呦我去,们几个这是什么意思啊?才刚出门就想再把我给吓到床上去是吧?”云逸以手抚胸做后怕状,甚至还条件反射的向后跳了跳。

奚凤几人表情怪异的看着云逸在那装模作样,一个连天劫都敢崩的人会怕我们几个?

不过他们却也没有多说废话,以奚凤为首整齐的向着云逸抱拳躬身行了一礼,“我们为自己之前冒犯云师兄赔罪,还请师兄大人不记小人过,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顿时云逸就又一次被吓到了,赶忙连连摆手让众人不必如此,“们可别和我玩这些啊!要让六师娘知道我昨天把们给揍了的话那还不得要我命啊!”

场中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下来,奚凤几人闻言也都忍不住轻笑出声,不过也还是再度向云逸躬身一拜,“多谢云师兄原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