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菠萝蜜在线

这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什什什什什么情况!?

饶是当前人格下意志无比坚定的墨檀,此时此刻都难以维持正常思考,唯一能做的只是拼尽力让自己化作一尊石像,一动不动地被面前的季晓鸽抱着,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唯恐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

但少女抱得实在是太紧了,整个人就几乎是扑倒在墨檀怀里,纤细的手臂紧紧地环着他,梨花带雨的小脸几乎蹭到了墨檀脸颊,肩膀一抖一抖的,在这等零距离下杀伤力俨然已经突破了天际。

保持着石化状态的墨檀硬是用了半分钟才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极端困难地找回了冷静,开始转动起艰涩的大脑。

从人物面板上来看,自己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生命、体能两项最重要的数值均已跌破百分之五,虽然还活着,但现在就连动一动手指都有够费劲,再加上为了不占对方便宜而费力维持着石化姿态,体能值眼看就要跌破百分之二了。

然后就是身体方面,因为逆鳞天赋晋阶的原因,此时此刻的墨檀并未变成之前那种龙大于人的模样,背后没有双翼,整个身体也没有被鳞片覆盖,只是额头中央多出了一个竖瞳样式的、每分每秒都在变淡的紫色徽记。

最后、也是最让墨檀感到懵辶的自然是季晓鸽,记忆中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她情绪失控的情形,整个人语无伦次地伏在自己身上不住地道歉,完没有平时那朝气欢脱的模样,反而更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

不过无论如何,能挺过来总是好的,而且因为刚刚自己暂时失去了意识的原因,也并非感到什么痛苦,虽然从身上那密集到宛若被扔进除草机里转了两圈的伤势来看,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你这是闹哪样,我可还活着呢。”

墨檀用自己那实在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右手轻轻拍了拍少女肩膀,苦笑道:“那个,能不能先帮我止一下血,我现在不太方便掏药剂……”

超级清甜笑颜女孩纯净迷人

季晓鸽又是轻轻颤抖了一下,这次放开了已经彻底体力不支的墨檀,哆哆嗦嗦地让后者重新躺到自己腿上后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殷红的治疗药剂,抿着小嘴直勾勾地叮着墨檀:“我喂你。”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心神巨震的墨檀在看到对方那张俏脸后竟是飞快地平静了下来,艰难地点了点头,苦笑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我现在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没事的,有我在。”

季晓鸽温柔地摸了摸墨檀的脸颊,然后面色通红地别过头去,又小心翼翼地看了回去,打开药水的塞子喂给墨檀,之后还细心地帮他擦了擦嘴:“好些了么?”

墨檀见自己的血量总算回到了百分之二十,连忙颔首道:“好多了,那什么,你知道这是哪……”

“我喜欢你。”

“哦,你喜……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

季晓鸽目光灼灼地看着墨檀,俯下身子捧着他的脸颊,垂眸低声道:“喜……喜欢很久了……”

体能值几乎已经空掉的墨檀挣扎未果,只得面色发苦地盯着季晓鸽身后那片无形物质的氤氲,假装自己聋了。

“从很久以前我就……只是一直没找到合……合适的机会……”

少女轻咬下唇,脸颊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眼神却是愈发变得坚定:“但是你刚才拼死救了我,所……所以……”

墨檀叹了口气:“所以怎样啊?”

“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

少女挪开了目光,答非所问地低声嘟囔了一句,竟是将手伸向自己领口的扣子,喃喃道:“但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人。”

“喂喂喂!”

墨檀当时就惊了,因为对方在说到‘我们’这两个字时,领口的第一颗扣子已经被麻利的解开了,说到‘人’的时候,那只微微颤抖的小手又是下滑了些许,停在了第二颗扣子上!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墨檀准备合上眼睛非礼勿视的前一秒,少女的上半身竟然忽然被笼罩在了一片厚重、粗糙的马赛克中,而其本人却好像并未察觉到这诡异的变化,而是继续……

继续什么墨檀也不知道了,因为他眼前的马赛克实在是太过于专业,能见度已经无限趋近于隔着三四十枚叠在一起的酒瓶底看世界的程度了,而且还飞快地变得五彩斑斓,宛若一副颇为猎奇的油彩画。

不仅如此,这层马赛克还在短时间内飞快地蔓延开来,之后几秒甚至连少女的脸都遮住了。

“呼,虽然已经察觉到了,但果然还是压力山大啊,现在就舒服多了。”

墨檀这才长出了口气,看着面前那已经被马赛克糊得不成人形的‘季晓鸽’慢慢逼近自己,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饶是刚才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那个‘季晓鸽’的异样,此时此刻的墨檀依然发自内心地感谢系统,毕竟面前这坨马赛克几秒钟前可是一直盯着季晓鸽的脸,还对自己又搂又抱的,着实对血压不好。

这要是换个心理素质差点儿的,在坚持到系统打码阶段前直接给惊掉线了都有可能。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有着相同的相貌,但出现在墨檀面前的‘季晓鸽’与本尊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气质,这里并不是指少女那朝气开朗的性格,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甚至让刚上线那会儿的墨檀不敢深想的气质。

非要举例的话,就好像一个漂亮姑娘……和一个漂亮姑娘的照片,就算相貌相同,给人的感觉也绝不会相同。

所以墨檀之前才相对轻松地稳定住了心神,倘若换作本人的话,他十有八九不会这么快缓过来。

然后,墨檀一边无视着那团正向自己逼近的马赛克,一边打开自己的消息栏,给季晓鸽发了条消息:‘在干嘛?’

‘在生气!’

对方秒回,并在墨檀回复之前又补充了一句:‘你怎么还不醒?’

还不醒?

墨檀稍加思索,便参透了对方话中的意思,立刻回复到:‘我现在应该是被拉入了一个类似于幻境的地方。’

‘什么幻境?我看你现在正趴在我旁边昏着呢。’

季晓鸽表示好奇。

‘嗯,总结一下就是,一个长得和你一模一样的姑娘先是对我投怀送抱,然后就在她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被系统给打码了。’

墨檀心知季晓鸽正在气头上,连忙老老实实地回答到,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一会儿那个所谓只留下了影像的龙王或许还会再次出现,要是自己还用比较‘巧妙’的方式进行回答,稍后又被当场戳穿就麻烦了,所以还不如实话实说。

下一秒,严重失真的触感从他背后传来,似乎是那团马赛克从后面拥抱了墨檀,但在系统的五感干扰下,其触感已经跟大家上学时背的书包没啥区别了,之前那若有若无的体香也早就被和谐掉了。

所以墨檀干脆就没搭理,权当一个软乎乎的登山包砸自己身上了。

而季晓鸽那边则在沉默了将近半分钟后才回了消息……

‘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姑娘,对你投怀送抱?还准备更进一步?!’

‘那会儿它已经变成一团马赛克了,分辨率超低的那种,别说模样了,就连物种都看不出来了。’

墨檀连忙解释。

‘一会儿再听你说,总之先想办法出来吧。’

季晓鸽飞快地回复到,最后还是补了一句:‘注意安,我还得找你算账呢,嗯,各种意义上的。’

‘之前确实是我错,但是现在这应该不怪我吧?’

墨檀叹了口气,不抱希望地问了一句。

‘我都被copy成纸片人对你投怀送抱了还不怪你啊?!别废话啦,快点抓紧时间出来吧,咱连现在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个石室,不过还挺亮堂的,倒是不怎么吓人的样子,有扇门,不过锁住了。’

季晓鸽回完这句后就没再发消息过来了,墨檀也果断地关掉了好友栏,开始思考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那团紧贴在自己身后的马赛克似乎在说些什么,但从被系统屏蔽成了‘哔哔哔哔’这一点来看,估计不能是什么好话。

墨檀苦笑了一声,凭借刚刚恢复到5%的体能值挣脱了马赛克温柔地‘牵制’,正准备起身寻觅寻觅线索,就听见一阵仿佛从自己脑海深处传来的‘哗啦’一声,然后周围的一切就仿佛镜面般坍塌掉了,而墨檀自己的感知也在一阵扭曲中恢复了‘正常’,从刚才那种有些飘然的不切实感变成了……大头朝下趴在冰冷地上的感觉。

令人震惊的是,他的人物面板也在这一瞬发生了改变,生命值和体能值都飞快地回到了100%,叠了七八层的流血状态也消失不见了。

就算是幻境,能做到刚才那种程度也有点儿厉害啊,就连面板这种东西都会被扭曲,虽然系统干扰依然存在,但感觉还是很犀利啊。

墨檀在心底暗暗感叹了一句,然后便慢条斯理地爬了起来,虽然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完可以来个鲤鱼打挺,但为了防止吓到季晓鸽,墨檀还是以一种相对来说比较挫的姿势传达了‘自己已经醒了’的讯号。

“诶!这么快的吗?”

抱着长腿坐在墨檀身旁的季晓鸽惊讶地看着前者,很是意外地说道:“这刚不到两分钟的功夫你就醒了?”

墨檀干笑了一声,摇头道:“我也纳闷着呢,好像就是把那个幻象挣脱后自己就醒了。”

“挣脱?”

季晓鸽敏锐地GET到了关键,似笑非笑地眯起眼睛问道:“也就说你之前都在占本姑娘……的纸片人的便宜咯?”

“我发誓它第二次缠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是团马赛克!”

墨檀严肃地看着面前那给人感觉既真切又亲切的少女,义正言辞地说道:“天地良心,系统在这方面做得还是相当给力的。”

“那就是说,她第一次缠过来的时候还是我的样子咯?”

季晓鸽依然没有放过墨檀,只是步步紧逼地追问道:“所以……都发生了些什么呀?”

“喂我喝了瓶假治疗药水。”

“然后呢?”

“没了。”

“没了?”

“真没了。”

墨檀的表情十分僵硬,讪讪地点头道:“然后它就变马赛克了。”

季晓鸽撇了撇嘴,白了墨檀一眼,轻哼道:“你说我还能信你不了?”

墨檀干咳了一声,尴尬地说道:“其实我刚才也没骗……”

“恭喜两位。”

一个稍微有些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墨檀,两人抬眼一看,这间周围插满了金色火把,面积不大却灯火通明的石室中央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正式他们之前见过的末代龙王——波什·伽隆。

“你……”

季晓鸽腾地一声站起身来,咬着牙刚想说些什么,却也被对方自顾自地打断了。

“这是,对,该十六号了,这是十六号影像。”

波什似乎正在低头看什么东西,先是托着下巴嘟囔了一句后才笑呵呵地抬头看向两人所在的位置:“没错,请不要怀疑,这确实是影像,但就算如此,我依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总而言之,既然两位触发的是我现在正在录的十六号影像,那么我必须要先道个歉,前一个房间的龙语是我故意说的,希望听不懂的那位能够原谅我,至于我那位做出了大义决定的同族,虽然我不知道他是通过说服、欺骗还是武力送走的你,但他绝对是令人钦佩的。”

墨檀和季晓鸽面面相觑,两人都能听的出来,虽然面前这位龙王似乎依然是千年前留下的影像,但他对情况的掌握程度却非常面,也就是说,当下这段留言是录得非常有针对性,不止如此,恐怕波什还为其它至少十五种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做了准备。

“然后就是,恭喜你,陌生的龙裔。”

波什轻轻拍了拍手,莞尔道:“你通过了第一个考验,证明了你是一个品德高尚、意志坚定的人,你不但愿意牺牲自己拯救自己的同伴,而且还能抵抗住自己心目中最美丽的那个人……呵呵……的诱惑,让我感到由衷的钦佩。”

墨檀也跟着呵呵了一声,面无表情。

季晓鸽没好气地白了前者一眼,面色微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