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app下载

“们被人利用了!”

张尘舜淡淡地道:“那把宝剑,叫龙泉剑!是用来镇压这条山脉的!”

什么?

此言一出,断水流傻眼了。

张逸表情也不淡定了。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被郝雅君给利用了?

他还傻不拉几的往这里跑?

这是让他来送死的节奏?

好不费吹灰之力除掉他?

除了这个,他还真的想不出很好的解释。

这时,张尘舜又继续道:“龙泉剑一旦被拔出,后果不堪设想!”

“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像向日葵那般灿烂笑容女生海边好心情图片

张逸暗暗皱眉。

他有一种直觉,那把龙泉剑很不简单。

似乎是一把有故事的宝剑!

张尘舜轻叹一声,方才将龙泉剑的故事告诉了他们。

龙泉剑,是张家先辈和佛宗先辈共同打造而出。

蕴含着神、佛、魔三种力量。

就是为了镇压断龙山脉。

传闻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出现了一条作恶多端的恶龙。

那条恶龙,民间称之为烛龙。

也就是传闻中的烛阴。

据说烛龙是人面龙身,浑身皮肤赤红,身长千里。

它神通广大,能呼风唤雨,也能轻易改变四季变化。

不仅如此,它体内流淌着一丝龙族血脉,算起来也是一种神龙。

就算是龙族中的王者应龙,都远远比不上这条烛龙。

数千年之前,张家先辈和佛宗先辈为了镇压这条烛龙,从而打造出这把龙泉宝剑!

烛龙被封印之后,千里之长的身躯,化作数千里之长的断龙山脉。

尼玛?

听到这话,断水流已经傻眼了。

他磕磕巴巴的问道:“这条断龙山脉,就是那条烛龙的本体所化?”

张尘舜点点头。

我勒个去!

断水流已经被吓傻了。

他的世界观,也已经被颠覆了。

这个世上,真有这种庞然大物?

数千里之长,这得有多么巨大啊?

真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吗?

不过,那条烛龙,最终依旧被龙泉宝剑给封印于此。

倘若他们拔出龙泉宝剑,也就是相当于释放了烛龙。

烛龙现世,这个世界,也将会毁于一旦。

想想都能令人头皮发麻!

就差一点点,他们就做了这种傻事!

佛宗先辈写出佛禅经,就是为了记载这个大事件。

郝雅君想让张逸前来拔出龙泉剑,目的就是为了释放出烛龙?

张逸有些想不通。

就算释放出烛龙,对郝雅君又有什么好处?

也就在这时,张尘舜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这是那家伙让我转交给的!”

“他拿这块玉佩做了什么?”

张逸接过玉佩,随即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尘舜深深看了他两眼,道:“他进入了青铜门!”

什么?

神秘黑袍人,居然进入了青铜门?

张逸有些傻眼了。

久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他非常清楚,那块青铜门相当巨大。

至于背后是什么,他一无所知。

足足过了许久,他回过神来问道:“青铜门背后,到底是什么?”

张尘舜沉思了良久,随即淡淡地道:“想要知道,自己进去看看!”

尼玛!

我有那个本事,早就进去看看了!

这家伙,不就是在废话吗?

张逸深吸两口气,继续追问道:“那告诉我,那个青铜棺里,到底有什么?”

他隐隐记得,当初离开之时,似乎看到一个巨大的爪子。

那个爪子,都是骨头,没有半点肉!

“真的很想知道?”张尘舜明知故问。

张逸很无语翻了个白眼。

心说这不是废话吗?

老子不想知道,还会问这个问题?

“青铜棺里面,是龙帝的尸身!”

张尘舜想了想,终于还是告诉了他。

龙帝的尸身?

那是什么?

莫不是一条龙?

我去!

这么巨大的青铜棺,葬的居然是一条龙?

其实想想,这好像也解释得通了。

毕竟,青铜棺这么巨大,肯定葬的不是人。

那么,也就只有龙很符合。

这么说来,张尘舜不是在撒谎!

龙帝,也就是龙族中的帝王。

张家跟龙族渊源颇深,当年葬下龙帝的时候,众多张家人跪送龙帝入葬。

这也就解释得通,那些壁画所描述的事件。

“的意思是说,那个青铜门也是张家先辈所造?”

张逸眉头紧锁,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不——”

张尘舜摇摇头:“在我们张家发现那里之前,青铜门早就已经存在了!”

什么?

青铜门早就已经存在了?

张逸心情很是沉重,他觉得青铜门似乎有很多秘密。

这时,张尘舜指着他手中的玉佩道:“这块玉佩,就是从青铜门上扣下来的,也就是打开青铜门的钥匙!”

额——

这块阴阳玉佩,居然还有这种来历?

“青铜门有三把钥匙,一把钥匙就是的玉佩!”

张尘舜又继续道:“一把在我的身上,还有一把,在那家伙的身上!”

那家伙,指的就是神秘黑袍人。

他真的很好奇,神秘黑袍人进入了青铜门,里面究竟有什么?

他不相信,别人造这个青铜门就是好看的。

青铜门的背后,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然而,不管张逸怎么追问,张尘舜始终都闭口不谈。

断水流满脸无奈:“们都在聊什么啊?能不能聊点我们听得懂的?”

冷月赞同的点点头。

听着张逸他们的谈话,仿佛就像是在听天书一样。

什么都听不懂!

可似乎听起来,好像很神秘的样子!

“们两个,一边谈爱去,别来管我们!”

张逸压根就没想搭理他们,一直都在追问张尘舜其它的事情。

他也在思考着,该如何反击郝雅君。

他被耍得团团转,决不能轻易放过那个女人!

这时,张尘舜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他沉声道:“既然已经来了昆仑墟,是该回家看看了!”

回家?

也就是那所谓的张家?

“我回去干嘛?”

张逸轻哼一声:“我对这个张家,根本就不了解!”

不仅不了解,还很陌生!

张尘舜轻叹一声:“不管了不了解,都需要回去看看,毕竟,和张家血脉相连!”

“那告诉我,我回到张家,张家能帮我吗?”

张逸问出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张家,是那种凌驾于这天地间的超然家族。

只要能得到张家的帮助,瓦解姜家自然不在话下!

“张家能不能帮,那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张尘舜淡淡地说道:“在此之前,我要提醒一句。”

“什么?”

张逸愣了愣。

“现在的张家,已经不是以前的张家了!”

张尘舜说得很高深莫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