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下丝瓜视频

东宁市军区,次元部门。

巍哥和陈米糯正在商讨次元部门未来的构架,组长的分配。

“王直和王宁,两人各任一组长位置?”陈米糯蹙眉,白色镜框下的眼瞳陷入思索。

“两人都很有能力,无论谁当副组长,都有些屈才。”林巍道:“而且你不觉得竞争令两人都展现出了非常出色的状态吗?”

“话是如此,但会不会引起其它组长的不满?”陈米糯犹豫:“毕竟他们都只是尉级军衔。”

“简单,这次军功折上,将两人提至校级就行了。”

林巍手指敲着桌子:“我选人看重的是他办事能力,和自身实力无关,第六次异次元入侵能顺利破解,王直和王宁功不可没。”

“至于不满……”

林巍淡然:“等他们在次元部门拿出和军衔相符的功绩再来说。”

“还是再斟酌一下吧……”陈米糯正说着,倏地生命监测器出现讯息,美眸闪过一丝诧色,随即望向林巍:“元帅,东宁市武科教育局的副局长郝仁找你。”

“什么好人坏人?没空,你处理就行。”林巍眉毛一拧。

“他说有个叫王直的学生托他传一句话给您。”

花 · 容月貌

“谁?”

“王直!?”

“他现在不是在高考吗?”

林巍瞳孔霎时放大,站起身来:“把电话接进来!”

“好的。”

半晌后。

“我知道了。”

挂掉通话,林巍如山般的眉毛紧锁在一起。

气息有些沉重,空气宛如桎梏。

身旁的陈米糯程听着两人对话,也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不会是误判?”陈米糯抿唇。

“我相信他。”

林巍斩钉截铁:“立即组织次元部门所有人员,进入鳄鱼荒漠。”

“可万一是乌龙……”

“没有万一!”

林巍道:“王直是我们次元部门精英,相信他的判断,有什么后果我来背,别磨磨唧唧耽误了正事!”

“好。”

“好怎么还不行动?”

“鳄鱼荒漠就在军区旁,元帅。”

“哦。”

……

此时王直四人,已回到第一阶段聚集地。

一头雾水,一脸问号。

莽哥这是去哪?

他的方向……

貌似是入口那边?

神经病啊!

又跑!

回过神来的王直有点头大。

上一次莽哥已经干过这事,进入狂怒次元世界,二话不说就往出口处跑得无影无踪。

这一次又来!

虽说离开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但真不行啊。

“没时间了。”

王直能察觉到鳄鱼荒漠的变化,从奇迹所在荒漠跑到第一阶段聚集地,鳄鱼荒漠已经提升到黄金级Lv7以上。

等级提升的速度,并不是越到后面越慢。

而是一个均速甚至是增速的过程。

以现在的增长速度……

离铂金级可能也就半小时的事。

换言之,再半小时如果他还不能找到源头,阻止奇迹源点变化,鳄鱼荒漠内就会发生一场大劫难。

王直让吕仝传了话给武科教育组,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告知巍哥。

但就算巍哥赶到,顶多也只是做足准备,次元部门守住次元裂缝的衍变,但鳄鱼荒漠内的劫难……

不可逆。

难以想像会有多少学生死在这场劫难中。

SSS级的难度。

挑战任务。

要用锦囊吗?

用了锦囊也只是给出一点提示,减低少许难度,不代表完成任务,最主要是……

超贵!

100万能点!

一个破锦囊要100万能点,狮子大开口啊!

把希望寄托在姬泰玫队?

王直不会这么做。

而且他觉得姬泰玫队破解奇迹的几率顶多也就一、两成,如果幕后黑手真在奇迹中,必定非常警觉,姬泰玫不知底细,误打误撞下阻止异次元入侵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就算进了奇迹,也没可能转移源点。

这是王直选择离开的主要原因。

他也没这能力。

源点的能量太强大,只有特殊天赋的修炼者,或巍哥这样超强的实力者,才有转移源点的能力。

“走。”

王直做出决定。

他必须做出抉择。

是继续做SSS级挑战任务还是退而求其次。

王直选择了后者。

就算开启锦囊,有了提示,他依然没把握完成SSS级任务,与其过份迷信自己实力,最后导致大劫难发生,不如相信次元部门的力量。

以时间计算。

他速赶往出口,然后通知次元部门行动,能在第一时间将第七次异次元入侵遏止在爆发阶段。

首先,次元裂缝衍变成世界通道带来的异次元生命大爆发,必能遏止住,不至于造成进一步惨剧。

其次,次元部门的精英能第一时间进入鳄鱼荒漠,展开救援。

所有学生身上都有生命监测器,还有队辅。

尽管损伤无可避免,但能将损伤减弱到最小。

总比孤注一掷,背水一战强。

英雄,王直也喜欢当。

但如果要付出这么大代价去赌,王直不愿意。

从第一阶段聚集地返回的路上,王直又看见了之前路过时那错误的路标,就仿佛在嘲笑他似的,告诉他这才是真正的路。

绕一圈,然后——

再回来。

这错误的路标到底是谁画的?

已经不重要。

距离入口处已经越来越近,鳄鱼荒漠的原力气息也在不断上涨提升,估摸着已经达到黄金级Lv9左右,距离铂金级不过咫尺距离。

还来得及!

次元部门的临时驻地,就在军区。

在异次元入侵爆发阶段的应对和准备方面,这一次绝对没问题。

“直男,我们现在要离开了吗?”张宇问道。

“对。”

“哎,好可惜。”

“是啊。”

王直想起莽哥。

似乎,最终还是证明莽哥的决定是对的吧……

远处隐约可见入口。

倏地王直心咯噔一下。

他似乎错漏了些什么?

第一次,第二次,莽哥都是第一时间从入口处离开,如果……

他不是为了逃跑呢?

会不会是自己误解了他?

第六次异次元入侵,在狂怒次元世界中怎么都找不到证据。

包括现在,在鳄鱼荒漠中也同样没有任何清晰证据。

会不会……

王直心跳加速。

所有的一切,那隐藏在幕后的黑手……

在外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