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xrk130apk

徐浪这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刚一下楼,就看到夏子琪在远处的草地上发呆,整个人的气质,跟之前相比,蔫了许多。

“欣欣,你欺负她了?”

“老板,这跟我可没关系。她从活人墓出来之后,就这样了。”黄欣欣飘到徐浪的身边,有些委屈道。

徐浪抓住了关键字眼,“她去了活人墓?”

黄欣欣露出了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对啊,不是老板你说只要不乱来就由着她吗?她自己溜达到了新项目那边,还非要去体验一下。”

徐浪:“……”

现在怎么办?直接去问?估计她也不会说吧。

徐浪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沈兰洁喊过来,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沈兰洁翩然而至,却一脸抱歉:“老板,真不好意思,根据规定,我不能向你透露游客在活人墓里见到的内容,因为这个属于游客的秘密。不过,你可以向系统询问。”

“这该死的好奇心……”

徐浪暗骂了一句,然后联系了系统:“进入系统,我想知道夏子琪在活人墓的遭遇,她毕竟是我上一个任务的当事人。”

俏丽多姿短裤配吊带妹妹生活照

徐浪此地无银地解释了一句。

系统没有任何反应。

“不理我?”徐浪翻了个白眼,心里道,“灵官前辈,你知道夏子琪发生了什么吗?”

灵官斩钉截铁地就拒绝了,连个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自己解决。”

徐浪愣了愣,什么情况,有恐怖值都不要?

突然,他福至心灵,系统一直都需要恐怖值来升级,以及解锁新的场景和技能,这是不是意味着——?

“系统,要多少恐怖值?直接说吧。”

没想到,系统还真的回复他了!

“1000点。”

徐浪嘴角抽搐了一下,又看了看远处状态低迷的夏子琪,咬咬牙,还是答应了:“成交!”

“恐怖值已扣除,提示为:正。”

徐浪愣住了半响,原以为有下文,可系统已经没有了声响。

“1000恐怖值,就一个字?比灵官还暴利!”徐浪郁闷地道。

“恁地聒噪,臭小子你说啥?”灵官突然说话了。

徐浪这才想起,灵官感知不到系统的声音。所以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赶忙解释道:“没啥没啥。说您收费公道。”

“那是自然。”

徐浪这边好容易安抚住了灵官,终于有功夫开始琢磨刚刚用1000恐怖值买回来的这个字。

“‘正’字,代表什么呢?”他看向夏子琪,“这身材,倒也算是挺正的,但应该没关系吧?”

“老板,你要是真的想知道,去问一问不就得了?”黄欣欣说道,“委婉些,拐弯抹角地问。”

“拐弯抹角?”

徐浪心里琢磨着这四个字,转过身去拿了两瓶矿泉水,走到夏子琪的身边:“喝点水吧,这天气还挺热的。”

夏子琪对于徐浪的主动靠近,有些惊讶,接过矿泉水,挤出一丝微笑:“谢谢。”

“我看你眉宇之间,有一股忧郁之气,不如我帮你算个命?”徐浪拐弯抹角地道。

夏子琪愣了一下,显然是觉得这个“不如”转得有些生硬,但处于礼貌她还是接过了话头:“你还会算命?”

“那当然,昨晚你被活埋,可不就是我去救的你?”徐浪松了口气,生硬就生硬吧,反正能切入话题就好啊。

夏子琪心里还真的有这个疑问,徐浪到底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但她也知道徐浪对她一直有戒心,而且上次问了他也没说,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你要怎么给我算?面相,手相,还是测字?”

“我这个有点不一样,你把手伸出来。”徐浪说道。

夏子琪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把手伸了出来。

徐浪把左手放在了她手的上方,然后把矿泉水从自己的手背倒下。

那水从五指缝隙留下,落在夏子琪的手掌上。

“你这是……”

“嘘,别出声。”徐浪打断夏子琪的话,然后把瓶子放在一边,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眉心,表情严肃。

夏子琪虽然没见过这种算命方式,但也没有出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徐浪。

徐浪心里默默算着,差不多过了一分多钟,才郑重道:“我在你的手上看到了一个字,一个和你有关系的字。”

夏子琪看了看自己的手,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看在徐浪之前救过她的份上,她耐着性子问道:“什么字?”

徐浪严肃地看着她,说道:“正,正人君子的正。”

瞬间,夏子琪脸色大变,抓住徐浪的手:“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徐浪眉毛一挑,反应这么大,看来之前的恐怖值不是白扣的。

“‘正’字啊!你这么激动的抓着我干什么?难道这个字有什么含义?”

听到徐浪这么一说,夏子琪立刻松开了手,激动的神情又逐渐被浓浓的悲伤所取代。

徐浪趁热打铁道:“有心事?和‘正’有关?那你跟我说说,说不定我可以勉强帮你一下。”

回应他的却是一阵沉默。

就在徐浪以为夏子琪不会开口的时候,她有些伤感的声音传入了耳中。“我爸爸叫夏正良,你看到的‘正’,和他名字中的‘正’是一个字。”

徐浪道:“那他”

夏子琪无精打采道:“他失踪了……爸爸平时就喜欢研究各种灵异的事,我在网上看到你们乐园的情况,所以就过来碰碰运气。”

失踪?

徐浪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父母,同样也失踪了,杳无音讯。

他突然有些理解夏子琪之前的做法了,就像自己一边经营着深夜乐园,一边希望能有父母的消息一样。

“你没有报警吗?找人这种事,警察更擅长。”徐浪问道。

“我父亲就是警察,派出所也已经立案了,可现在还没有结果。”夏子琪苦笑地摇了摇头。

警察?对灵异事件有研究的警察?

他忽然想起之前来过乐园的那个奇怪的中年男子,还有一起来的李副局长。

“我认识一个姓李的副局长,秦小鹿也认识,改天介绍你们认识,说不定对你有些帮助。”徐浪说道。

“你是说李叔叔,我认识,他是我爸的朋友。”夏子琪挤出一丝微笑,“徐浪,谢谢你这么帮我。”

“说这个干什么?我父母也失踪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咱们算是同病相怜。”徐浪面对夏子琪突如其来的感谢,有些不适应。

他正想着该找什么话题缓解一下,就听到“叮咚”一声,夏子琪的手机响了。

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只见她脸色微变,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这样的情况已经是第二次了。徐浪看着夏子琪的背影,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

夜晚,乐园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到处都充斥着尖叫声。

徐浪站在阳台,负手而立,看着被吓得惊魂失措的游客,心里特别满足。

一道警笛声划破天际,徐浪正疑惑,黄欣欣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老板。门口来了警察,说是有人在乐园丢了东西,想来我们这里找一下。”

“找东西就找东西,怎么还报警找了?丢的什么东西,不贵的话就直接赔了吧。”徐浪皱了皱眉。

人多的地方就容易出乱子,来乐园玩,丢东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现在生意正好,警察进来多多少少会有些影响,万一不知情的人七嘴八舌传了出去,以后生意就不用做了。

“老板,东西有点贵。”黄欣欣苦笑道,“丢失的是一只女款手表,价格三十多万,对方还出示了购买票据。”

“三十多万的表?”徐浪也是一愣,在他的印象中,三十万可是一笔巨款,居然有人拿来买一块表?

“欣欣生前都没见过三十万的表。”黄欣欣嘀咕了一句,“老板,现在怎么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