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下载链接ios

从通州进京约莫四十里地,若是纵马急驰,不用一个时辰就能进城,不过押着囚车便不行了,得多花一倍的时间。

事实上过了中午,徐晋才率着队伍从广渠门进入外城,长长的囚车队伍,还有押运着的数千箱财物,顿时便吸引大量百姓的围观,街道两旁被围得水泄不通。幸好五城兵马司早有准备,派了大量的人手维持秩序,这才没有闹出大乱子来。

进了外城后,徐晋率着队伍从左侧的崇文门进内城,然后沿着长安街直奔六部所在,而太监黄锦则喜滋滋地押着上千只箱子,直接从东安门入宫,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从镇守太监罗祥家中抄没的财物,总价值估计有五六十万两之巨,当然,也有小部分是黄锦这次出京捞到的“私货”。

本来徐晋若想捞好处,绝对要比罗祥丰厚,但是他最终一文钱都没拿,倒不是徐晋品行高洁两袖清风,实在这种事容易落人口实,成为言官攻击的借口,现在或许没事,以后说不定会被有心人翻出来算账。所以说,打铁还需自身硬,若自己浑身都是漏洞,被人捅了也是活该!

徐晋之所以不贪,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便是他根本不缺钱,车马行和红茶的生意每年都会有一笔相当丰厚的分红,再加上小婉郡主的身份,每年也有一笔可观的俸禄,足够府上下开支了。所以,钱还是来路正当的花心安,花得舒心,够用就好!

徐晋先押着一众犯官到了刑部交接,刑部尚书张子麟亲自接待了他。犯官部验明证身后收押入刑部大牢,所有案卷也入档交接完毕,徐晋便马不停蹄地来到兵部交还旗牌信物,这等于交出了兵权。

最后,徐晋才来到了户部所在,户部尚书杨潭早就盼得脖子都长了,见到徐晋后立即故作热情地邀他坐下,并命人上茶水,然后便吩咐小吏清点赃物,这些赃物都是要上缴入国库的。

话说大明目前的财政十分紧张,尤其是前段时间数省反贼同时竖旗造反,朝廷四处用兵,花费非常巨大,杨潭这个管钱袋子的户部尚书愁得头发都要白了,所以听闻徐晋带了几百万两银子回京,立即就好像饿急了的猫儿嗅到了鱼腥,一大早就坐在户部大堂等着徐晋送货上门,连午饭都还没吃呢,倒是难为他了。

徐晋和杨潭坐在屋内喝茶闲聊,等候户部的小吏清点赃物,足足一个时辰,户部的人才把赃物清点完。一名户部主事拿着账目本走到杨潭旁边耳语了几句,后者面色顿时变了,神色不善地望向徐晋,轻咳了一声道“徐子谦,这数目是不是有出入?”

徐晋蹙了蹙剑眉道“尚书大人何出此言,所有赃物尽皆在此了。”

那名户部主事拍了拍账本道“徐大人,赃物数量跟账目上记载的有出入啊,足足少了价值五十万两,这也太夸张了吧!”

徐晋这才故作恍然道“下官倒是忘了这个,这缺掉的部份已经被黄公公运回内库了,尚书大人到时可以找内监对一下账目。”

初见的红裙女郎舞动迷人身影

杨潭面色一沉喝道“徐子谦,你好生糊涂,犯官的赃物理应归户部上缴国库,怎可以交给内官运回内库!”

内库即是皇帝的私人钱袋子,平时皇帝要赏赐大臣,又或者修缮皇宫之类,一般会都会自掏腰包,而国库就是公用的,都用在国家民生建设和官员的俸禄发放上。

内库由宫中太监管着,国库则由户部的文官管着,为了多捞一点钱银充实自己的钱袋,明朝的太监集团和文官集团可没少明争暗斗。所以在杨潭看来,徐晋也是文官的一员,理应站在文官一边,现在竟然把部分赃银交给太监运回内库,所以十分恼火。

徐晋自然明白其中的关系,但是朱厚熜那小子老是哭穷,所以他才故意把部分的赃款交给了黄锦运回内库,这时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杨大人,黄公公运回宫中的赃物,均是从山东镇守太监罗祥家中抄没的,内官乃皇上的家奴,抄没的钱财自然得归内库了,这样子有问题吗?”

杨潭被气得一口气上不来,良久才顿足道“徐子谦,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没经验呀,虽然内官是皇上家奴没错,可是内官搜刮来的财物也是民脂民膏啊,理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得部上缴国库才是!”

徐晋故作惭愧地道“这个……下官还真没想到这一层,下官受教了!”

杨潭白眼一翻,虽然恼火,但还能咋样,财物都已经进了皇宫,他莫不成还能派人跟皇帝抢钱?再加上徐晋认错态度良好,他也不好继续发作,最后只能长叹一声道“唉,徐子谦,本官真真要被你气死,下不为例!”

五十万两银子啊,杨财神心都在滴血,愤愤地端起了茶杯,意思很明显了,他在端茶送客,让徐晋赶紧滚蛋,省得瞧着膈应人!

徐晋很识趣地行礼退出了户部,这时已经是旁晚时份了,戚景通、王林儿等十几名亲兵正在外面侯着,早已经饥肠辘辘。

天快黑了,所以小皇帝并没召徐晋入宫谨见,而是派了一名小黄门传口谕,命他第二天一早再上朝复旨。徐晋自然求之不得了,这时又累又饿,而且还记挂着小婉那妮子,当即便率着众亲兵离开六部。

“老爷,大宝给老爷叩头请安!”

徐晋刚从六部中出来,大宝那货已经带着几名家丁候在那了,还准备了马车。

“小的们给老爷请安!”几名家丁也连忙跟着跪倒行礼。

徐晋微笑道“都起来吧!”

大宝站了起来,一脸喜气洋洋地道“老爷,夫人在家中等候多时了,赶紧上车回家吧。”

徐晋点了点头,小婉在家书上提过,小皇帝赐了一幢位于小时坊的大宅子给自己,据说还挺壕的,心里也不免有些期待,正准备登上马车,目光忽然落到两名家丁的脸上,奇道“你们两个咋鼻青脸肿的?被人打了?”

徐福徐禄犹豫了一下,摇头道“回老爷,下雪天地上滑,不小心摔的。”

主母严厉吩咐过不能找老爷告状,所以徐福徐禄也不敢违背。

徐晋蹙了蹙剑眉,却也没有追问,踩着凳子上了马车,大宝管家则亲自坐在驾驶位置驾车,向着小时坊驶去。

小时坊距离六部并不远,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宅子才是最贵的,朝官们上下班方便嘛,就好比现在的城市,距离市中心越近的房子自然就越贵。

当徐晋的马车出现在徐府大门前时,整个徐府都沸腾了,对面武定侯府门外本来站着几名壮汉的,均双手抱胸,老神在在地盯着徐府这边,但当看到徐晋的车驾后面跟着十几名膀大腰圆,而且浑身散发着血腥味的军汉后,立即吓得缩回府里面去了。

徐晋并没注意到这一幕,他下了马车后便快步进了朱漆铜皮大门,当目光落在院子中挺着孕肚的小妮子身上后,立即便移不开了。

“相公!”谢小婉温柔地看着相公,心中喜悦羞涩,鼻子还有种酸酸的感觉。

徐晋大步上前,轻轻地搂住了小婉,柔声道“娘子,可想死相公了。”

谢小婉俏脸红扑扑的,脑袋埋在徐晋怀中,一脸的幸福。美婢月儿站在旁边,一脸的羡慕,轻唤了一声“老爷!”

徐晋拥着谢小婉片刻,转身又给了月儿一个拥抱,后者红着脸,幸福地甜笑起来,这回轮到旁边的初春初夏一脸的羡慕了。四周的家丁婢仆脸上都带着喜悦和笑容,老爷这次立了大功回京,据说会升官加爵,他们作为徐家的仆人自然也脸上有光。

“小蝶见过徐大人!”站在旁边的萧玉蝶见到徐晋和妻婢温存完毕,微笑行礼道。

“萧姑娘不必多礼,走,咱们进屋聊吧!”徐晋笑了笑,一手拉着小婉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扶着她的腰身,往屋里行去,一边还温声道“娘子小心,地上滑!”

萧玉蝶见状眼中亦不禁闪过一丝羡慕,话说她如今在徐府的地位有些尴尬,既不是女主人,又不是婢女,只是隐居在徐家,今天徐晋回府,她这个借居的客人自然也得意思一下。

“老戚,咋的,看上人家啦?”王林儿轻撞了一下戚景通低声揶揄道,后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萧玉蝶婀娜丰腻的背影。

戚景通老脸一红,低声道“放你娘的屁,咳……话说这萧姑娘和大人是什么关系?”

王林儿瞪大眼睛道“我哪知道,老戚,你问这个干嘛?”

这时旁边的二牛憨笑道“小蝶姑娘原是宁王娄妃的贴身婢子,曾经救过老爷,后来小蝶姑娘被送到了教坊司,老爷参加上元节文会时把她赢回来了,之后一直住在府里。”

王林儿和戚景通不禁恍然,后者的心思也活泛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