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黄的软件不用充vipios

“要上了,海马!”

“来吧!游↑戏↓!”

“决斗!”x2

终于到了大家喜闻乐见的宿命对决。此时交战双方游戏跟海马都已经登上了决斗台,双方各自展开了决斗盘,准备继续这场贯穿了千年宿命的决斗。

成天想着搞事的暗马利克已经凉了,决斗都市决赛的氛围也就要轻松了不少。没有黑暗决斗,没有赌命,也没有身陷黑暗必须被拯救的同伴(病床上的貘良童鞋已被遗忘)。

没有了这所有压力的现在,游戏也好海马也好,此时的他们所需要做的就只是拼尽全力、为自己而战。

前排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已经就位,瓜子花生都已备好。玩家直播间那边弹幕也跟打鸡血似地情绪高涨,一个个刷着些什么“世界名画”、“青结工”之类意义不明的东西。

这次是社长的先攻——在玩家间胜率预测本来就不到1%的社长居然还随了个先攻,还没开打人已经凉了一大截。

然而社长毫无自觉甚至还在发表中二台词:“只要我们决斗,战斗之风就会喧嚣不止,游↑戏↓!我要在这场决斗中把你葬送!”

社长喊得声音饱满满怀基情,尤其是那句“游戏”的发音简直叫一个绝活。

然而王样表示他不是针对谁,他对AIBO以外的任何人都不感兴趣,毫不留情地随手一挥:“快抽卡吧海马!”

于是决斗迅速开始。

不会游泳的性感女生

海马这边的展开跟原作动画类似,首先摆出的就是XYZ加农炮阵型。他用合体怪兽“X首领加农”、“Y龙头”和“Z金属履带”合体,召唤出了合体怪兽“XYZ-神龙炮”(攻2800),迅速压制住了局势。

接着海马趁热打铁,说什么“因为是合体怪兽所以祭品能当三只用”,于是把当做三只怪兽的“XYZ-神龙炮”作为祭品——

——我特么直接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糊脸!

欧贝里斯克一记“神拳粉碎”爆掉了游戏场上的守备怪兽,海马社长又抱起胳膊开始三段大笑,得意道:“看到了吗?游戏?这就是我驾驭的神,破坏神欧贝里斯克!欧贝里斯克是无敌的!手里没有幻神的你没有胜算!”

游戏:“说实话我有点失望了啊海马。”

“你说什么?”海马社长顿时炸毛。

众所周知,男人最怕被在乎的人说自己不行。

“没有怪兽是无法攻略的,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就说明你也不过是只会依赖强大的怪兽、只有这种程度的决斗者而已。”游戏闭上眼睛,冷冷说道,“上一场决斗中,就连绝对无敌的‘太阳神之翼神龙’那种神明都被游宇找到了攻略之法。

如果那都没法给你任何启示的话,海马,就说明作为决斗者,你比他差远了!”

海马气得咬牙:“游↑戏↓!”

众所周知,男人除了怕被在乎的人说自己不行之外,更怕被说某某某比你行。

“这个回合就打倒神给你看,我的回合!”游戏提高了音调,“我召唤‘磁石战士伽玛’。然后发动魔法卡‘同胞的牵绊’,支付1000LP从卡组特殊召唤四星级同类型的怪兽!(动画效果)

来吧,‘磁石战士贝塔’,‘磁石战士阿尔法’!

然后看好了海马,这就是我要打倒神的魔法卡——勇气的一击!”

“纳尼?”海马惊愕。

“勇气的一击可以以战斗结束后自己全部怪兽破坏为代价,让三只怪兽的攻击力合计起来进行攻击!”游戏说道。

【磁石战士伽玛,攻击力1500】

【磁石战士贝塔,攻击力1700】

【磁石战士阿尔法,攻击力1400】

“合计攻击力……4600!?”社长骤然变色,“攻击力居然超过了欧贝里斯克?”

“上吧,磁石战士!”游戏大喝,“给我把神击破吧!”

三位磁石战士被魔法卡效力链接在了一起,一个接一个飞身上前,使了记“铁头功”撞在了欧贝里斯克身上。

虽然它们中每一个撞上去立刻就是粉身碎骨,但每人都竭尽全力在神的身上留下了微弱的裂痕。三人齐心协力,裂口被撞得越来越大,破坏神低吼了一声,身体随着一阵爆发的蓝光消逝。

(巨神兵:我特么裂开……)

作为底牌的幻神被轻易解掉,原本对海马绝对有利的局面又变得不确定了起来。这样巨大的变故对海马社长影响想必也不算小,你看他这会儿整个人都低垂着脑袋阴着张脸,一副怀疑人生被嘲讽得自闭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马突然大笑,连场外观众都被吓了一跳。

“非常好,游↑戏↓,就是要这样才有打倒的价值!”海马大笑,非但没有自闭,看向游戏的目光反而更加灼热了。

“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张神都对付不了的决斗者,如果只有这种器量那也太无趣了!”

这边游戏成功解掉了海马的神之卡,但同时由于“勇气的一击”副作用他自己场上的怪兽也全灭了。

换句话说现在他是空场,也是海马最好的进攻机会。

然后海马这里果然半点不虚,不多哔哔原地表演了一手什么叫502绝活。先是削命的宝札一波疯狂补卡,然后直接特么把手上三张青眼白龙融合。

接下来要做到就是注入灵魂的吟唱了:“就让你来见识一下这有史以来最强、最究极的龙吧,超越时间与空间的界限,降临吧!真·青眼究极龙!!!”

【真·青眼究极龙,攻击力4500】

游戏看着面前轰然落下、张牙舞爪的三头白龙,顿时不由愕然。

“超越了青眼究极龙的怪兽!?”

“没错!这就是究极龙的最终进化形态!哈哈哈哈哈!!!”海马大笑,“而且让我告诉你把,青眼究极龙是额外卡组有‘青眼究极龙’存在时,决斗中只有一次,一回合可以攻击三次的怪兽!”

游戏更加震惊了:“攻击力4500,而且一回合可以攻击……三次!?”

连直播间弹幕都看不下去了:“woc社长这是作弊吧?怎么现在就掏真究极龙打王样?”

“莫非社长掐指一算,觉得自己在不跳楼的前提条件下干不过王样,所以专程印了张新卡……”

海马继续道:“然后打开场上覆盖的卡,魔法卡-速攻!让融合怪兽这回合内可以攻击!”

“完美!无敌!最强!”海马社长陷入了对究极白嫁的陶醉之中,“给我攻击,把游戏轰杀吧!”

游戏大手一挥:“陷阱卡发动!‘神圣的防护罩-反射镜力’!”

陷阱卡翻转,弹幕顿时更是炸开了锅。

“6666汉诺的崇高力量!”

“王样你跟小表学坏了啊!你特喵的盖了张崇高力量,装怂还装得真像那么回事……”

真·究极龙的喷射白光破空轰出,狠狠撞上了半透明的屏障。白色冲击冲散开来反击了回来,瞬间将海马的真究极龙轰得千疮百孔,悲鸣一声便惨然退场。

“青眼!”海马看着自己这才刚刚登场、连一发都没来得及喷就挂掉的老婆,不由气得大喊。

但——是没有关系!

“魔法卡-龙之镜发动!”海马打出最后一张手牌,“这张卡可以把融合素材从墓地中除外,融合召唤龙族的融合怪兽!

墓地中的三只青眼白龙融合!降临吧,我究极的仆人——

——青眼究极龙!!!”

果然,不管新马甲怎么花里胡哨怎么漂亮,到头来还是要依靠经典的力量。

青眼究极龙·经典版,召唤!

【青眼究极龙,攻击力4500】

“真·青眼究极龙在墓地时,任何魔法陷阱怪兽效果都对我场上的‘青眼究极龙’无效!”海马大吼,“并且究极龙不能成为对方任何效果的对象!”

攻击力4500,而且还几乎有着绝对无敌的完全抗性。

真正意义上无敌的青眼究极龙!

不过话说“削命的宝札”一共能把手牌抽到五张,然后社长五张手牌其中三张是青眼白龙一张是融合,还有一张是龙之镜,巧得简直跟假的一样。

只能说这波啊,这波是强力胶的胜利。

“这次是真正结束了!”海马社长哈哈大笑,“究极龙的攻击无法被停下,任何卡片效果都对他无效!

消失吧游戏,然后从现在起我就将继承决斗王称号、迈出崭新的一步!”

不得不说这波看上去确实稳,不吃效果有着绝对抗性的究极龙,已经是足以比拟幻神级别的怪兽。

然而……

游戏二话不说把卡牌往墓地里一塞:“库里波!(栗子球)”

又来了,万能无敌的栗子球。

从手牌中舍弃栗子球可以“将战斗伤害变为0”,不吃效果也没用,栗子球表示就算神来了伤害也能挡给你看。

“可恶……”海马社长咬牙切齿,看着那团毛茸茸软绵绵的栗子球,只觉仿佛看到了一生之敌。

海马咬牙:“又是靠着这只杂鱼怪兽苟过了这个回合吗,游↑戏↓?”

话说海马社长真的是永远不长记性的类型。都已经不知道被栗子球坑死过多少次了,然而再下一次社长还是坚持不懈地说它杂鱼,殊不知这个瞬间他就又双叒叕犯下了必败的禁忌……

再到游戏的回合,同时也是最后的回合了。

“我的回合,抽卡!海马!我要用这张卡,把你内心深处的黑暗彻底粉碎!魔法卡-融合发动!

把手牌中的‘黑魔术师’,‘破龙剑士’融合!

超魔导剑士·黑暗帕拉丁,融合召唤!”

【超魔导剑士·黑暗帕拉丁,攻击力2900】

“黑暗帕拉丁的攻击力会上升双方墓地中龙族怪兽数量x500!”

“没用!”海马大喝,“就算那样也比不过我青眼究极龙的攻击力!”

“那么魔法卡-魂之解放发动!双方墓地合计最多五张卡从游戏中除外!海马!我要把你墓地中的‘真·青眼究极龙’从游戏中除外,这样一来‘青眼究极龙’的无敌抗性就消失了!

最后是这张卡,海马!速攻魔法-融合解除!”

社长脸色骤变:“可恶的游戏!难不成……难不成他早就猜到了我要召唤青眼究极龙吗!?”

社长脸上写满惊愕,一副压箱底的王牌被人看穿的惊愕表情。

“用融合解除,把‘青眼究极龙’的融合解除!”游戏挥手,“然后如果融合素材在控制者墓地中集齐,那么那一组融合素材在控制者场上特殊召唤!(动画效果)

但是你墓地里的青眼白龙已经全部被‘龙之镜’的效果除外了,所以青眼究极龙消失,但青眼白龙不会回到你的场上,海马!”

社长表情逐渐扭曲:“可恶的游戏……”

“接着我也要用魔法卡-速攻!战斗了,最后一击!”游戏下达了最终指令,“超魔导剑士·黑暗帕拉丁,对海马直接攻击!超魔导裂波斩!”

海马:“啊啊啊啊!!!”

【海马,LP 0】

标签: